管宁是东汉末年隐士,在天下大乱之际,他选择到辽东隐居,此后专心研究学问,不在过问世事。当时有不少人和管宁抱着同样的想法,管宁便逐渐负责起教导的工作,因此深受人们的尊敬。在《世说新语》中,有一个很著名的故事叫“管宁割席”,主要讲述了管宁和华歆绝交的原因。不过“管宁割席”可能并非真实发生过,《世说新语》算是带有主观思想的著作,所以想要了解管宁和华歆的为人,还要从多方面入手。

管宁是一个怎样的人 管宁割席的典故是真的吗

管宁割席出处

管宁割席出自《世说新语》:“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看。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虽然《世说新语》是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笔记小说”的代表作,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文言志人小说集。但是其影响却很大,以至于管宁割席不仅被《三国演义》所采用,还成为一个源远流长的成语。

但其真实性,自然是经不起考量的,《世说新语》里有关管宁的故事只有这一则,而随后跟着的几个小故事却不着痕迹的强力推崇了管宁。

《世说新语》:王朗每以识度推华歆。歆蜡日,尝集子侄燕饮,王亦学之。有人向张华说此事,张曰:“王之学华,皆是形骸之外,去之所以更远。”

华歆、王朗俱乘船避难,有一人欲依附,歆辄难之。朗曰:“幸尚宽,何为不可?”后贼追至,王欲舍所携人。歆曰:“本所以疑,正为此耳。既已纳其自托,宁可以急相弃邪?”遂携拯如初。世以此定华、王之优劣。

管宁是一个怎样的人 管宁割席的典故是真的吗

《世说新语》里管宁德行操守远超华歆,华歆又远超王朗。然而事实上《世说新语》里是有大量的曹魏黑历史,比如说著名的七步诗和曹丕和曹彰下棋在枣子里下毒的故事都是最早起源于《世说新语》。

《世说新语》:魏文帝忌任城王骁壮。因在卞太后阁共围棋,并噉枣。文帝以毒置诸枣蒂中:自选可食者而进,王弗悟,遂杂进之。既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预敕左右毁瓶罐,太后徒跣趋井,无以汲,须臾,遂卒。复欲害东阿,太后曰:“汝已杀我任城,不得复杀我东阿。”

实际历史上可以说曹丕虽然是比较阴鸷的君主,也一直防范这曹植、曹彰,但也不至于用这种拿不出手的小手段来谋害兄弟。

其实黑曹丕的小说、历史是非常多的《魏略》中记载:“五官将数因请会,发怒曰:“君杀吾兄,何忍持面视人邪!”绣心不自安,乃自杀。”将张绣之死也给曹丕加上。这也是非常经不起推敲的,张绣死于建安十二年,曹丕成为五官中郎将是在建安十六年。

管宁是一个怎样的人 管宁割席的典故是真的吗

《世说新语》为何推崇管宁

《世说新语》是南朝宋临川王刘义庆和其门客所编著,作为刘裕的侄子,刘义庆也面临着曹植、曹彰的困境,宋文帝登基是在大臣们废宋少帝之后,有感于此宋文帝登基之后诛杀了很多大臣和宗室,然而文帝最终也被皇太子所弑。因此有此偏向自然不足为奇,何况取代东晋的刘宋自然对魏晋有失偏颇自然应有之意。

华歆更是被《世说新语》和《三国演义》黑的体无完肤,实际上华歆被黑最大的原因不过是做了曹丕代汉的登坛主持受禅仪式,向曹丕献上皇帝玺绶的工作。因此被视作为曹丕代汉的最大帮凶,被黑自然成了喜闻乐见的事情。这样的奸臣和高风亮节的大名士管宁是好朋友,自然让很多人不满,因此管宁割席的故事就被编造出来了,满足了管宁就应该和“奸臣”华歆绝交的愿望。

推崇管宁,一是因为管宁终其一生没有为魏国效力,二是管宁本身家世门第、个人品德都无比出色。

曹丕代汉,虽然对世家进行了妥协,又将汉献帝安置在山阳,还做了很多控制舆论和民意的举动。但是一是三国未能统一,二是曹魏被晋朝取代,这就导致曹魏的合法性后继无人,西晋也不会正面宣传曹魏。因此《世说新语》这样收集杂记、野史的笔记小说就会收录很多曹魏的“黑历史”。

而管宁这样终其一生被曹魏三代皇帝都征召的隐士就成为民间和士族所追捧的对象。更何况管宁本身就是一位值得追捧的真正的隐士。

管宁是一个怎样的人 管宁割席的典故是真的吗

管宁是齐国名相管仲的后代,为了避乱,渡海到达辽东居住,虽然被辽东三代统治者都尊敬,接受了很多礼物却原封未动,在离开的时候如数返还。和管宁交好的华歆在曹魏做到三公的位置,几次推荐管宁,甚至宁愿将太尉的官职让给管宁,管宁都没有接受。曹丕、曹叡、曹芳都以“安车蒲轮,束帛加玺”的高规格礼仪征召管宁,管宁都始终没有接受。

所以管宁不仅被当代人所追捧,在历朝历代都评价极高。陈群认为管宁是“行为世表,学任人师”;曹叡评价管宁“清虚足以侔古,廉白可以当世”;苏轼苏辙兄弟也极为佩服管宁,认为管宁“谓贤于文若(荀彧)、文举(孔融)远矣”;文天祥写“或为辽东帽,情操厉鬼冰。”讲的也是管宁;近代钱穆更认为管宁是三国第一人。

正是因为管宁家世门第、为人处世,名望当时无两,曹魏才不遗余力征召管宁,以表明曹魏的胸怀和求贤若渴。无论成功与失败,都足以流传好名声,成了有管宁这样的大名士加盟,曹魏的正统性和名望将更上一层楼,不成也能流传出一个尊重名士的好名声。

更何况管宁向来是不问政事的,在辽东的时候,管宁就劝谏一同到辽东避祸的邴原不要高谈阔论,对时局发表看法。而管宁自己更是以身作则,从不过问政事,只教书育人,不对时局发表看法是管宁和其他名士不同结局的重要法门。

汉末名士是高危职业,不配合的孔融、边让都被灭门了,配合的华歆、王朗成了民间野史里的笑话,不断被黑,被骂,唯独管宁生前生后,都保留名士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