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个中医还是挺有内涵的,最近瘟疫的的确确非常的严重,所以我们就回顾了中国古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那么这个古代治疗瘟疫是辩证配方呢?还是万人一方呢?这个还值得研究下的,下面就着这个问题我们继续来分析看看!

古代中医对瘟疫,是一人一方的辩证治疗,还是万人一方?

中医对待病人讲究的是“因病施治”,正常情况下都是“一人一方”,可是当出现瘟疫等大范围疾病的时候,“一人一方”就不那么容易实现了。

古代的医疗水平远不及现在,但从记载来看也治疗方式都是以“隔离治疗”为主,治疗药物多为各有不同,比如宋代苏轼记载“用姜、葱、豉三物,浓煮热呷,无不效者”,蒙元初年,军队发生疾疫,以大黄疗治为主,救活近万人等等。

古代中医对瘟疫,是一人一方的辩证治疗,还是万人一方?

那么古代中医对瘟疫,是一人一方的辩证治疗,还是万人一方呢?我认为此时的中医治疗不会出现“万人一方”的现象,会制定出不同的治疗方案。

资源条件的限制,“一人一方”不可能实现。

在古代,中国没有出现“医院”的概念,人们有个头疼发热的,需要找郎中开药,药铺抓药,自己熬制,郎中的也多是世家传承,这也就限定了医疗资源的配置,没有现在这样合理,有出现“万人一医”的可能性。

一旦出现瘟疫等大规模的疾病,即便是召集全国各地的郎中来此,也根本无法完成整个地区的诊治,况且“一人一方”就必须“一人一诊”,这样显然会加大传染的几率,我认为这样的方式不可取的。

古代中医对瘟疫,是一人一方的辩证治疗,还是万人一方?

相对于“一人一方”,“一群一方”更具操作性,“万人一方”可能性不大。

无法诊治全部患者,但是可以将患者按照不同的群体进行大致的分类,比如妇女、老人和孩童,每种群体对于药物的耐受性是不同的,可以按照群体做出不同的药方,适合不同的群体,这种方法在瘟疫出现时,是普遍使用的一种方法。

也就是说,“万人一方”是很难出现的,而且按照“一群一方”处置方式更加具有针对性,也符合中医“因病施治、因人而异”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