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枫桥夜泊》这首诗也还是很有意思的,也写得非常的有意境,小的就觉得非常的唯美,但是现在我们再来看这首诗你会发现还是有很多值得探讨的问题了,大家仔细来分析看看,这个“乌啼”是指的乌鸦啼叫,但是乌鸦并不会啼叫啊,还有就是这个月亮已经落下了,到了晚上了,晚上是怎么值得霜满天的呢?下面我们就着这些问题一起来分析看看到底有什么问题吧!

月落乌啼霜满天,乌鸦为何蹄叫?晚上又咋知道霜满天?

1、在诗词当中,很多都是意境所致。

写意派的诗不能拿出来和现实对比。而且,内容和现实不符,并不能代表是病句。

2、“月落乌啼霜满天”并没有和现实不符

月落又不是日落,日落可能到了晚上,而月落不就是天快亮的时候么?天都快亮了,乌鸦叫几声很正常,而且早上是霜雾最严重的时候,借着早上的暮光,也是可以看到霜雪的。

月落乌啼霜满天,乌鸦为何蹄叫?晚上又咋知道霜满天?

当然对于诗人来说,很多时候月落就是指晚上,但是乌鸦会不会叫跟时间关系不大吧,我倒是觉得跟诗人的心态关系挺大的,或许是这家伙故意让乌鸦叫呢?我们不说这个,继续分析。

就像《天净沙·秋思》中的“枯藤老树昏鸦”,“枯藤老树”我们都可以看到,但是那个“昏鸦”是个什么情况,什么样的诗句才能让人感觉到意境,把事物加上情感是最常用的手法。

明代黄宗羲曾道,“诗人萃天地之清气,以月露风云花鸟为其性情,其景与意不可分也”,怀着一颗诗心,以诗人之眼体察世界万物,取天地之灵秀,成诗作之丰盈,一山一水,一花一鸟,皆有其生命力之所在,皆是诗中世界之一种。

拨开了黄梅时节的烟雨,漫步于草色青青的池塘边,纵然相约之人未到,可他唇边漾起的一抹淡笑,不浮不躁,耳边是阵阵蛙声,胸中仍是一派悠悠然。和朋友约好了是半夜,可午夜已经过了,友人还未赴约。

月落乌啼霜满天,乌鸦为何蹄叫?晚上又咋知道霜满天?

在雨声淅沥中,他无聊地轻敲棋子,看那燃着的灯落下点点灯花。灯花一朵一朵落下,落在了江南五月阴雨绵绵的夜里,落在了诗人赵师秀百无聊赖的等待里,落在了缓缓淌过的历史长河中,成为了这首令人莞尔的《约客》。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关于“意境”,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文学创作中就有“意象”说和“境界”说。意象是意思的形象,也就是世上物体反应在我们大脑中的形象。境界既是指人的思想觉悟和精神修养达到了某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