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诗仙,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一定是李白吧,的确,在教课书里面,对于这个称号可以说已经是硬性规定了,诗仙指的就是李白,其他人都不是诗仙。然而你是否知道,真实的历史上,李白还真的称不上是诗仙,而真正的诗仙则是另一位大诗人白居易。这件事情还不是毫无根据,就连史书上也有过这样的记载。

“诗仙”是李白,“诗圣”是杜甫,“诗魔”是白居易,“诗佛”是王维……教科书一般是这样规定唐朝的几位著名诗人的。

唐朝的诗歌发达,众所周知。给诗人起一个雅号,也确实有助于记忆他们诗歌艺术的特点。但是,这些雅号是怎么来的,很多人是不一定清楚的,也没有必要弄清楚,毕竟,考试记住答案就行了,管多了反而浪费精力和时间。

唐朝的事情,要看唐朝的记述。记述唐朝事情的书,最可靠的还是正史,即《旧唐书》和《新唐书》

根据这两部历史书的记载,“诗仙”其实根本不是李白,而是白居易!

《旧唐书》卷166列传116的《白居易传》记载:知我者以为诗仙,不知我者以为诗魔。白居易在一封文学理论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书信中陈述:了解我的人都认为我是诗仙,不懂我的人却认为我是诗魔。这种自述有没有权威性呢?

要看这封信的价值。这封信后来有一个题目,叫作《与元九书》。在这封信里,白居易提出了著名的观点:“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在此信的一开头提出的“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因此,这封信具有权威性。所以,这封信被《旧唐书》全文照录,好长啊,3600多字。

但是对今天的我们来说,却有些大感意外了:对白居易了解的人都叫他“诗仙”,不了解他的人才叫他“诗魔”,难道今天的我们都不了解他?称他为“诗魔”是极大的误会?

对这两个雅号,白居易有自己的解释:劳心灵,役声气,连朝接夕,不自知其苦,非魔而何?偶同人当美景,或花时宴罢,或月夜酒酣,一咏一吟,不觉老之将至。虽骖鸾鹤、游蓬瀛者之适,无以加于此焉,又非仙而何?

可见,白居易对这两个雅号都是承认的,但他更喜欢“诗仙”这个称号。而在这两部史书里,李白并没有被称为“诗仙”!“仙”字倒是有的。

《旧唐书》卷190列传140(下)文苑《李白传》:贺知章见白,赏之曰:“此天上谪仙人也。”《新唐书》也有类似的记载:知章见其文,叹曰:“子,谪仙人也!”

贺知章评论李白是“天上贬谪到人间的仙人”。注意,这两个评论有一点不一样:《旧唐书》的记载是贺知章针对李白的形象;《新唐书》的记载是贺知章针对李白的文章。这两个评论,并没有把“诗”和“仙”连起来!

可见,当时,并没有人把李白称作“诗仙”,否则,后李白七十几年出生的白居易怎么敢冒用前人李白的名呢?绝不可能这么傻呀,没有区分度呀,侵犯知识产权呀!即使到了宋代,李白也没有“诗仙”之名,否则,大文学家欧阳修怎么不会把它编入《新唐书》呢?

“诗仙”之名,是怎样从白居易的身上挪移到李白身上的?这段公案,不知谁能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