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瓣河川》是一部特别的武侠小说,全书共有8篇独立故事,但每个故事又相互勾连,创建出了一个绘声绘色的江湖。《一瓣河川》目前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5分,从读者的反馈来看,给出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对于武侠迷来说,江湖上发生的故事一直有种独特的魅力,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有可能是我们每个人会遇到的问题。下面是为大家准备了两篇书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来了解下。

一瓣河川讲的是什么?一瓣河川书评介绍

一瓣河川书评一:

《一瓣河川》用一本书的体量,完成对武侠笔法形式上诸多个人化的探索。这种探索由青猛到圆润,逐渐脱开固化的传统范式,到达一个不乏诗意的草莽江湖。

作为串联全书的人物,杨逊温和而颇具矛盾,云陌游则走在尘世边缘,二人如同一具象的不同侧面:都具有悲悯情苦之心,心意又难以触及地面,仿佛因此生出些执着,其实也未必真有。在他们身边,高强如岳空山,因执着而寻死;平凡如方雪或少年梁雨,尽管悲惋于这种孤独,却难以真正理解。杨、云二人朦胧的状态,构建了他们各自的游荡:游历于市井以助人为侠,或飘然世外,仅在传说中予人幻梦。

在凭依于二人的寄托之下,各式各样的江湖人物展开了自己的画卷:《吹雪藤》的四大恶人亡命天涯,《燃萼楼》的北地男儿风雪之味,以及《凉枝辞》的虞凉,虽得云中一刺,却仍是个平凡的旅人。他们的悲欢,比起一种象征,显得更加世俗,为大众所熟悉。

故事正是在世俗与象征的落差之间频频勾连。书中几瓣墨梨花以剑意落纸,看似荒诞浪漫,实则映照着江湖的虚实脉络:我们在这一条罅隙间,看见“侠”的影子。

一瓣河川讲的是什么?一瓣河川书评介绍

见多了空洞的门派,单词式的英雄,刻意为之的攀爬,有时怀疑江湖是否已经化为另一种形式的生意场。果真如此,还需要江湖故事吗?在情感和戏剧性层层黏着的纸堆中,武侠作为一种题材,是否注定只能成为一件披挂的外衣?

答案也许是否定的。至少,在构造上左右东西的试验背后,还应有独特的灵魂存在。在挤破头颅寻找一本秘笈、一柄宝刀之前,起码固守自己心中之意。如此,江湖才不单单是设定上的拆解组合,而是从遥远源头流淌至今的水。

流水多半行色匆匆。杨逊的旅程,云陌游的旅程,以及众多人物的旅程,被同样的力量拂动着,去往同一个向下的方向。当杨逊携着梁雨在姑苏城中一路弯行之时,生命与回忆也从他身上逐渐剥离。《一瓣河川》正是带着这样的力量逆流而下,将江湖渡往深处,寻找一片新的景色。

作者:栩原(来自豆瓣)

一瓣河川讲的是什么?一瓣河川书评介绍

一瓣河川书评二:

武侠小说作者“成熟”与否的标志之一,是看其有无能力用程式化的手法创造一个表面繁复实则相对明朗单纯的文学世界。在这一点上,《一瓣河川》做到了。集中收录的十个短篇看似相对独立、各自成篇,连缀起来,却是以云陌游、杨逊、梁雨一门三代侠者的人生际遇为线索,勾勒出一幅淡墨点染的江湖行旅图。

雨楼清歌建构的江湖是宋词式的,行文中处处可见作者对宋词意境的化用:云、杨一脉的“剑意”是梨花落蕊,夹着“马上单衣寒恻恻,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的萧瑟(事见《落英谱》《一瓣河川》);这种萧瑟承自岳空山,一代刀神刀锋上的“刀意”,“山中人兮芳杜若,风飒飒兮木萧萧”,是辗转多年求不得的佳人一缕芳魂(事见《山中清眸》);直传到云、杨之后的梁雨,仍是“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事见《凉枝辞》)。自古以梨为淡客,作者选取梨枝为其典型意象,整个世界像被铺染得氤氲清寒,素以为绚。

这种“淡”,更体现在其灵魂人物云陌游、杨逊生命情调中的“淡”。从写法上看,正面描写二人的笔墨有限,《山中清眸》写少年云陌游开悟的过程,更多的落墨却在其“引路人”岳空山身上;《落英谱》写云陌游在武境上的迷茫与转折,却更多是通过方雪的视角;《风露刺》写杨逊与情人轰动江湖的“杨柳之会”,写的是赴会之途,却未交代二人如何相会,结果如何;直到《一瓣河川》,才给了这种“淡”一个正面的交代。从人物塑造上,云、杨二人一脉相承,气质却终不同。

一瓣河川讲的是什么?一瓣河川书评介绍

作者笔下的云陌游是传奇,自一出场便敏锐而早慧,始终站在云端,只留下一个模糊的淡白色影子。杨逊则更有风尘侠气,一出场,只是个懵懂游戏的孩童,因缘际会受云陌游点化,承了梨花瓣中的剑意。成了侠客的杨逊关心的东西很多,担负起扶危济困的游侠本色,他的“淡”更多体现在性格的淡泊宁静,作者给他的佩剑取名“涉川”,恐怕也暗含了“豫兮其若冬涉川,犹兮其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其若凌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的意味。

台湾学者林镇国曾用“死亡与燃烧”概括游侠的生命情调,认为虚无感、不安感、有限感构成了游侠生命的存在基底,诉诸于情意的激力,由此构成了另一种形态的价值世界。在雨楼清歌笔下,我们亦能看到人物身上虚无、不安和有限的生命底色,这不同于武侠小说中是非善恶二元对立的明确价值观,而是作者尚未意识到或朦胧意识到但无法表达的情绪、心理和感觉。在雨楼清歌笔下,这种“无意识内容”是人性中刻骨的疏离与孤独。

在《一瓣河川》的江湖世界里,武功体系的最高境界是“意”。刀客有“刀意”,剑客有“剑意”,无所谓“器”的好坏,武者悟出了“意”,枯枝亦可化作利器。每个武者的“意”都不同,岳空山的“刀意”是心中佳人的一缕香魂,云陌游的“剑意”是梨花落蕊……作者想说的,大概是各人心中汲汲以求的那一点“初心”吧。各人的所求不同,选择的路便不同,于是偌大的江湖,萍水相逢同行一程也终会散去——雨楼清歌笔下的大都是独行独居的。

作者:筠隐(来自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