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丘亲王航海记》是一本大开脑洞的奇幻小说,讲述的是日本平安时代一位名叫高丘亲王的皇子,游历大唐以及南方各佛国的故事。《高丘亲王航海记》的精妙之处在于,作者涩泽龙彦通过各种奇幻故事,把高丘亲王几段曲折、离奇的经历给描绘的栩栩如生,梦境与现实来回切换,增添了很多可读性。下面先为大家准备了两则书评,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先从别的读者眼中,了解下这本书的内容。

《高丘亲王航海记》讲的是什么?《高丘亲王航海记》书评

《高丘亲王航海记》书评一:

在日本现代作家中,涩泽龙彦可谓是个卓尔不群的人物。这不仅仅在于他是日本国内最早的萨德侯爵推介者,而且因为他深刻地影响了包括三岛由纪夫、寺山修司等一众名家,当然,涩泽龙彦本身也是相当著名的小说家,他对小说艺术的另类追问和探索,无论是放在当时,还是现如今,或多或少都能给人以启示,尽管他的小说乍看来与传统的小说有着天壤之别,甚至让人怀疑是否可以归为小说。

无论是早期的《唐草物语》《虚舟》,还是暮年推出的《高丘亲王航海记》,都是如此。尽管涩泽龙彦很多时候选择历史题材,或历史事件,但他无意于通过查找各类资料丰富其细节,完成一部尽可能完美的“历史小说”,反而是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创造出一个独特的世界,不管这个世界是否会招徕层出不穷的争议和流言。

高丘亲王,历史上确有其人,他乃是日本平城天皇的第三个皇子,此后被废黜皇太子之位,不久遁入空门,曾经在公元866年来到了唐朝时期的中国,接着游历了东南亚诸国。然而,关于亲王出行的具体记录《头陀亲王入唐略记》较为简略,这就为涩泽龙彦“介入”其中、“扭曲”之提供了条件,而在详尽的真实缺席的地方,想象力显然大有可为:不过涩泽龙彦关注的并非宫廷的尔虞我诈,而是那场似乎没有止境的旅行,或用人物自己的话,即求法。

《高丘亲王航海记》讲的是什么?《高丘亲王航海记》书评

最初的队伍共三人,包括亲王和两个随从,性子急躁的安展和知识渊博的圆觉,随后又加入一名成员,女扮男装逃避追捕的秋丸(中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与她面貌格外相似的春丸),这一四人结构,以及最终的目的地——传说中的圣地天竺,恐怕难逃戏拟《西游记》的味道。不过,与《西游记》神魔轮番登场不同,《高丘亲王航海记》总体上不耽于神魔,而是在着重描绘现实(体现在各式细节上)时赋予一种挥之不去的怪诞感:学会人语的水中生物儒艮、人脸鸟身的女子,以及(带有恐怖色彩的)蜜人(干尸)。

与大多数关于旅行的文学作品相似,《高丘亲王航海记》时时浮现的,是对终极意义的思考、焦虑,以及终极意义与现实之间的张力。尽管在开始旅行之前,高丘亲王的目的非常明确,即执意抵达天竺求索真理,但随着旅行的不断展开,目的地位置持续不明,他的目的也逐渐摇摆、延宕,并由此催生出他的自我反思;他显然并非玄奘、法显、空海上师这类的“高人”,相反,情欲仍不时出现在他心中,以药子的形象和记忆,还有数不胜数的幻想(一个个梦),直至最后的舍身求法。

不少评论家都注意到了这部小说中反复跃出的“色”与“空”的观念,并认为涩泽龙彦表现的并非仅有人生的痛苦,而是临终的从容,甚至是抵达彼岸的喜悦。结合小说文本,这样的看法显然不无道理。但也要注意到,小说形式上带有的元小说特征,特别是全知的叙述者在各个地方对叙事本身的解构,这不免是对这种为寻找相信存在的意义而阐释(苏珊·桑塔格反对这种做法)构成了反拨,也即,《高丘亲王航海记》是一个高明而又不失严肃性的玩笑。

作者:发光的吴情(来自豆瓣)

《高丘亲王航海记》讲的是什么?《高丘亲王航海记》书评

《高丘亲王航海记》书评二:

刚刚洋洋洒洒编辑的一大段书评没了。。。欲哭无泪,或许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希望自己也有点亲王广阔的胸襟吧。

从来没想到在XXX图书馆杂乱无章的书架上能挑出这本轻薄的小书,初衷无非是为了打发夏日沉闷炎热的时光罢了,但自从翻开书的那一刻起便深深地被书中稀奇古怪的故事所吸引。

这是涩泽龙彦的遗作,无法想象在没有搜索引擎的1987年之前,要写出这么精彩绝伦的故事需要饱读多少书籍,要有多少令人刻骨铭心的旅行记忆,而涩泽做到了,它是我今年读到的最有意思的一本小说。

一开始药子这个人就让我联想起10年我读《源氏物语》里的藤壶,光源氏也对藤壶有种说不清楚的迷恋。药子贯穿了亲王的一生,无论是对父亲的感情还是对故土的眷恋还是对天竺的向往,药子都或明或暗的指引着亲王。

《高丘亲王航海记》讲的是什么?《高丘亲王航海记》书评

本书镜像思想也贯穿着全篇。儒艮邂逅的秋丸春丸,这到底是同一人的不同面还是同一人的不同世还是镜像世界中倒映的人,作者留下谜题让我们去思考了。兰房里陈家兰妃子的女人面鸟身也是对最后一篇频伽的引出。貘园食梦的故事我尤为喜欢,如果食美梦能排除芳香的粪便的话,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寻找蜜人的过程中,从缅甸蒲甘一直穿梭到怒江峡谷的奇遇也让我对自己家乡有了新的审视,甚至想到下一章镜湖必在我大云南境内,果真如此。我不知彝族先裔罗罗人竟能勾出外国人如此强烈的好奇心。而珍珠中,原来珍珠对于贝壳是种疼痛,食下珍珠的亲王也是一种负担,吐出珍珠让它飞回日本的那一刻既解放了自己的身体也让小时候的梦得到了圆满解释。最终亲王选择了让老虎食用自己肉身而天地轮回回天竺。

决定去拜读先生其他大作。

作者:RachelGardner(来自豆瓣)